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学术研究

为了农民的健康 请留住“三大爷”
发布日期:2009-8-27 10:21:00
     朱波 本报记者 王燕宁 

    “三大爷”,是电视剧《喜耕田的故事》中的一位乡村中医。喜耕田的媳妇秀兰,因打针伤了坐骨神经,省里医院的西医专家都治不好,“三大爷”用针灸让秀兰行动自如了。现实生活中的许多乡村,原来有许多这样的“三大爷”。而目前,他们越来越少了,日子也越来越难过了。  

  有人说,就意义而言,在四大发明之外,国粹中医可谓更为伟大,正是它像守护神一样呵护着中国民族划过漫漫五千年历史长河。不过,现在这位保护神“病了”: 

  一方面,在学术界,有人对中医学的核心思想天人合一提出质疑,认为这是阻碍现代科学在中国萌芽的原因之一;还有人甚至发出告别“中医中药”的号召,要求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系,去申请“世界遗产”保护。 

  另一方面,城里的中医院在减少,中医医生,也常常是“挂羊头卖狗肉”;而乡下的中医师,有行医资格的难看到,能看到的又是“无证人员”。再加上许多地方因医保政策规定,使得中医药没纳入可报销范围,患者被迫放弃中医药治疗…… 

  是不是中国的老百姓不需要中医药了?非也。7月5日,本报记者随同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师生走进竹镇、孟庄卫生院,举办为期一周的“农民健康工程进百村”活动时,所到之处,亲眼看到农民兄弟闻风而至,义诊现场天天人满为患。 

  “中医不能濒危” 

  “中医还远没有衰落到需要当作‘遗产’来保护的地步”岳沛平教授对记者说。在刚刚结束的高考招生工作中,南京中医药大学的火爆给了岳教授更多的底气。据了解,今年南京中医药大学的中医临床医学、针灸推拿学、药学等专业本科分数线均在去年基础上大幅提高,就连今年新招的100个中医大专名额,接近二本省控投档分数线。 

  “保护的东西说明是濒危的,中医不能濒危。”岳教授对记者说,“社会需要中医,百姓欢迎中医,中医学的生命力要在实践中体现出来。”在随后的采访中,岳教授向记者讲诉了一个又一个发生在“农民健康百村工程”中的事情。 

  说起持续多年的这项工程,岳教授和张工彧副教授用四个“最”字做了总结:即最开心的是每天义诊现场的人满为患;最难过的是不得不劝阻排在后面等待就诊的乡亲明天再来;最爱听的是农民微笑嘴里吐出的“我好多了,谢谢!”最怕听的是农民离开时的一句感慨,“你们要经常来就好了!” 

  “中医的路越走越窄,中医力量不断萎缩,基层中医生存困难。”采访中,岳教授说,“镇一级卫生院中,近2/3没有能力开设中医科,勉强维持的少数乡村卫生院中许多甚至没有一个正规大专毕业的大学生。” 

  “靠中药养中医难!” 

  据统计,全国2937家公立中医医院中,只有1/3“日子不错”,而且即便是这些“日子不错”的中医医院当中,也有很大部分是在采用西医疗法。 

  药贵、医廉,熟悉医疗行业的人都深知这点。在南京,一次专家门诊的挂号费,少则七八元,多则10到15元,即使是一次专家会诊的价格也不过50余元。这与高昂的药价比起来,无疑只能算个零头。“一瓶抗生素的利润就足够支付20次专家门诊的挂号费。”岳教授说。 

  中医的经验最后体现就是一张处方,一名中医师数年的精力也许才能真正研究出疗效较好的处方。社会效益丰厚,百姓得到实惠,可是低廉经济效益却连中医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难以维持。如今,能以中医理论指导临床者几乎是凤毛麟角,何况中药处方最多不过几十元钱,靠中药养中医,难! 

  中医不赚钱,自然留不住人,市场经济杠杆作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医科的发展。“与火爆的高考入学相比,中医专业毕业生的就业情况并不客观。”采访中,岳教授对记者说,“中医理论理解难度大,学好中医不比学好西医省力,但是在就业时,各级中医科的萎缩以及待遇上的悬殊差距,使得中医专业毕业生的就业处境尴尬。” 

  中医乡村执业应实行“地方粮票” 

  中医学目前的困境,一方面是其自身发展的缓慢,造成与现代社会需求的脱节。如中医理论的核心框架依旧延续着2000年前的模式。 

  中医经典名著《内经》之所以经典,正是因为吸收了当时的哲学、天文、地理、历法、物候等各个学科最先进的理论,从而奠定了中医学理论的基础。而如今科学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中医却依旧以其个人经验积累的小生产的形式缓慢向前发展,也由此带来了诸多对于中医学伪科学性的责难。 

  中医界长期以来孜孜不倦地通过各种方式,寻找着各种“客观的”证据,反击“中医不科学”“中医不客观”的指责,并逐渐形成了目前的研究定式。这种疲于自我辩护的局面,在很大程度上妨碍了中医自身理论的深层发展。 

  另一方面,是因为一些“一刀切”的政策,不符合“实事求是”的原则。众所周知,中医的生命力在于临床疗效,一切有利于中医保持临床疗效的行为均应得到支持和鼓励。 
  全国政协委员王旭东介绍说,全国有乡村医生88.22万名,其中具有执业(助理)医生资格的只有11万人,大部分“非法乡村医生”都是中医。“现在全国考试一张试卷,一个中医师执业证书需要通过多达14门课的考试,就算是一直接受系统化教育的中医专业高校毕业生,也未必都能通过这些考试,何况那些农村的土生土长的‘赤脚中医’”采访中,王旭东对记者说。 

  专家们建议,在执业医师和助理执业医师资格基础上,增设乡村医师执业资格制度,将执业医师考试分不同级的医疗机构,不同类别命题进行考试,农村医师资格执业证的命题可由地方解决。而取得乡村医师执业资格证者,只能在当地乡村执业,实行“地方粮票”,让农民在家门口享受中医药的“简”“便”“验”“廉”的特点。 

  专家们还建议放宽乡村医生执业资格认证。“在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中,允许民营或私人中医医疗机构参与提供服务,对具有一技之长、擅长治疗个别疾病的民间传统中医,应放宽中医医师执业资格认证,在政策上给予鼓励和倾斜,方便农村病人就诊……”  

                                                                     来源: 科技日报      发布日期:2009-08-26
暂无评论!
返回

通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蒲河路77号 中国乡村医生培训中心 邮编:110122
电 话:024-31939579
传 真:024-31939579
电子邮件:zgsyxcyszz@sina.com QQ: 点击发送消息给对方99215426点击发送消息给对方25658067
版权所有:中国农村医生网 网站总访问3025461次    网站建设技术支持:沈阳云泰网络